夏安

私奔,或是指北,静等风来。

之前一直有一个想法,一代人与一代人之间由于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养成,造成代际之间三观的巨大差异,比如对成功的定义和渴求,生活方式的需求差别。
今天想了想,也许和代际的关系并不大,可能更大的原因还是人与人本身的差别吧?周边的许多同龄人其实也可以接受没有自己生活和空间的需求,比如对于奋斗和付出的比例关系,私人空间被占用的防备姿态等等,有些人远远不像我这么在乎。

知乎上看到一条回答,穷人受不了奋斗的苦,富人受不了生活的苦。
发现自己既吃不了奋斗的苦也吃不了生活的苦。
尴尬的人生。

共享单车

共享单车真是一阵风。

本以为杭州公共自行车网络这么发达,应该不会再杭州风靡,没想到,一时间就开到荼蘼,大街小巷都停满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。

一直以来都是杭州公共自行车的拥趸,短途的或者拥堵的路段都会选择自行车出行,特别在周末都会骑车到西湖边去晃悠,正是因为“小红车”的便利和免费,我一开始对共享单车在杭州的发展是十分不看好的。

可是,那天在西湖边看花,回家路上车多人多,公共自行车桩的车子全被借走,公车挤不上,就尝试了一下,随借随还的模式果然非常方便。

不过那天租的蓝色的“小鸣单车”,骑着有点费劲,远远不如“小红车”骑起来轻松,后来试用了下白色的“hellobike”,还是好骑很多。

由...

后悔的事2017.3.18

1.2008年保送直博
2.2015年跟风炒股
3.2017年从电梯厂跳槽


保持更新,记录下,过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后又会如何。

空下来要来更新两篇文章,一篇是过年,一篇是辞职。

2016关键词

曾经有几年,我每年年终都会梳理下一年当中的关键词,做一个总结,后来渐渐就失去了这个习惯。前几天看到H博士说看到别人的年终总结很有感慨,便想着也试试看给2016年做个总结。


2016年的第一个关键词是“旅行”。

元旦,苏州,和小R,见了P的闺蜜;春节,泰国,和P逃离了老家;清明年,武汉,和小R仙女;G20,日本,和P;十一,山西,和仙女陈总。

算是相当丰富的一年,很开心也很费钱,但还是希望能够多和爱人朋友一起出去旅行,走更多的路,看更多的风景。


第二个关键词大约是“买房”。

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在这一年买房,最初的打算是作为自己30周岁的生日礼物,给自己一个未来。可是,世界变化...

三十,指北 - chapter3

跨年的那些事

2004年跨年,刚上大学的杰克。一个人在寝室读完一本不入流的矫情小说,流下几滴多愁伤感的眼泪,觉得自己也许都会那么孤独,那时候的杰克还经常会在稿纸上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。

2008年跨年,刚刚保研的杰克。在这一年变成gay的杰克渐渐有了一些圈子里的朋友,也难得在跨年夜约上小R还有小白去市中心凑凑热闹,于是不幸跌倒在了南京东路拥挤的人流里,差点见不到2009年的太阳。

2015年跨年,来到杭州的杰克。这一年里,离开了上海,来到了杭州,结束一段旧感情,开始了一段新恋情。中间跳过的那7年,我已不记得是如何度过那新旧交替的零点,但在2015年底开始建立了新的记忆,小R同学和他的bf...

今天去看了《七月与安生》,安妮宝贝的小说改编。
其实早已忘了小说里写的什么,但还是对这个ip充满了好奇,然后是“铺天盖地”的好评,也是让我讶异,毕竟,安妮宝贝的文本也算最难影像化的了。曾经想象的是还没拍红楼梦的李少红,年轻的周迅舒淇,还有三十几岁的刘若英,才能有该有的味道,而现在这场,曾国祥、周冬雨、马思纯,居然也还不错。
看电影的过程,其实觉得略微冗长,是两个小镇女孩纠缠的短促一生,从13岁相识,18岁初恋,到最后的27岁,14年的相爱相杀,男主角面目模糊,两个女生倒是互为影子,交互成长。
剧情其实还是充斥了狗血和巧合,但用这些通俗的戏码来化解文字的矫情和尴尬,倒也合适,甚至很多时候被里面的情感煽...

1 / 14

© 夏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